这次,穆果那么担心,而且事情比以往要大,闹的比以往都激烈,所以萧穆春才不确定白墨还会不会主动来找他。

  如果白墨是铁了心不想让白衍浩知道他的消息,不愿意回白家,可能真就不会来找他。

  他这才着急忙慌的去找。

  事实上,车子还没开到家,白墨就打电话过来了。

  不过,却不是打给萧穆春,而是打给向柚柚。

  她还差点就没接。

  因为不是手机号,向柚柚以为又是推销保险之类的呢。

  接了之后才知道是白墨,开口就是:

  “柚柚姐,我打电话给你的事儿,能别告诉四哥吗?”

  “不能。”向柚柚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不是她不愿意帮着隐瞒,而是萧穆春就在旁边,就算她想帮,也瞒不过去啊。

  “那,你们俩能别告诉我爸吗?”

  “这个倒是可以。”这跟穆果的嘱咐不谋而合,所以向柚柚很痛快的答应了,“你在哪儿呢,我们过来找你。”

  白墨说了个地址,就挂了电话。

  向柚柚看了眼萧穆春,摇头道,“真被你说中了。”

  这小子也真是的,才出门多久啊就求救,还不如以前呢,能有点出息吗?

  萧穆春笑道,“幸好跟你在一块儿了。”

  否则,她说不定真帮瞒着。

  “你什么意思啊?”向柚柚有点想笑,难道她看起来就那么像会帮人隐瞒的吗?

  萧穆春微微勾唇,“没什么意思。”

  白墨有下落了,两个人的心情都变好了许多。

  向柚柚又给穆果打了个电话,免得她担心。

  她刚挂了电话,萧穆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的手机没在口袋,就随手放在座位之间的杂物格上,向柚柚探过头瞄了一眼,上面来电显示是王教授。

  “教授?”

  向柚柚有点奇怪,做生意的怎么跟教授还打上交道了。

  萧穆春顺口解释道,“哦,就是上次给你做B超的王医生。”然后他要拿手机,被向柚柚抢先拿过去了,“你开车,我来接。”

  她就不喜欢萧穆春开车讲电话。

  不过如果是别的人,她也不会接,王医生打来的,向柚柚就觉得可能是通知什么时候去做产检档案的,所以才说她接。

  电话刚接通,她还没张嘴呢,王教授就噼里啪啦的说开了。

  “萧先生,检测结果出来了,结果表明荠菜富含丰富的胡萝卜素,维生素等很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元素,并不含抑制乳汁分泌的成分,没有回奶的功效,这下您可以放心了,食用了也没关系的,将来孩子不会没奶吃的。

  至于有部分产妇在生产后的哺乳期间出现食用荠菜以后出现奶量减少的现象,我想与荠菜的关系并不是直接的,但是也存在一点间接的关系,因为荠菜本身具有清热解毒,凉血利尿的功效,太利尿的食物就会导致身体的水分流失,奶自然就少了,所以生产后还是尽量不要吃。“

  向柚柚越听脸越黑,后来直接把电话挂了。

  “萧先生,还有那个检测的结果我拍照了,你给我个邮箱地址我发给你。”王教授看看手机,一脸的莫名,“奇怪,怎么挂了。”

  难道是在开会,不方便讲话,于是王教授也没敢再打过来。

  “她说什么?”萧穆春问道。

  从早上到公司后就一直在忙事情,然后又被向柚柚催着去找白墨,他早把这茬给忘了,不过看到向柚柚脸涨的通红,萧穆春直觉认为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向柚柚恨恨的瞪着他,“你真是气死我啦。”

  “我怎么了?”

  “不就吃了几个荠菜饺子吗,又不是喝了鹤-顶-红,被你弄的人尽皆知,满城风雨,唯恐别人不知道。”

  原来是这事,向柚柚这么一说,萧穆春想起来了,王教授打电话来应该是说那个荠菜检验结果的事情。

  这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他也特别生气,这王教授也真是的,你说什么时候打电话不行,非这时候打,这下惹到向柚柚了吧,看这样子又要翻脸了。

  萧穆春赔笑,“我问问不也是为了心里有点底吗?”

  “一个大男人去跟一个女人探讨什么有奶没奶的,你要不要脸。”向柚柚骂他,其实觉得丢脸的是她。

  “她是医生。”萧穆春认真的说,“病不讳医嘛。”

  向柚柚更火了,“你才有病。”

  做错事还这么多话的人,真讨厌!

  “好,我有病,我有病,我错了。”

  “错哪了?”

  “不该去跟一个女人探讨,应该找个男医生去问。”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向柚柚真想抡拳给他几下子。

  可是在车上,不能动手,万一出事怎么办。

  只得忍着,把账先给他记上。

  被放过,萧穆春该谨言慎行才对,偏偏不怕死的又补了一句,“到时候生孩子说不定就碰到个男医生,看你怎么办。”

  向柚柚脸憋的通红,又说不出什么来。

  电视上常看,有的孕妇突然要生产,急匆匆送到医院,能有床位有医生就不错了,哪还去挑什么男医生女医生。

  而且,妇产科好像真有不少男医生,还听说男医生大多都还医术不错,特别是主刀医生。

  “那,你们家不是开医院的吗,留个女医生应该行吧?”

  “行应该是行,但是如果你还对我这么凶的话,就不行。”威胁的这么直白,也就萧穆春了。

  向柚柚暗骂他的小肚鸡肠,多大个事儿啊就记仇。

  嘴上却乖巧,“我不凶了,不凶了。”

  “那就行。”

  “说好了,我要女医生,不要男的。”她再次强调。

  “记住了。”

  肯定要女的啊,真是男的他还不干呢。

  哪个男的敢看他的女人,非得上去劈了那人不可。

  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跟她逗逗焖子,省的她憋一肚子火总想跟他算账。

  挨打倒是不怕,还怕她动手累到,再动了胎气。

  萧穆春有些小得意,这女人也有点傻,随便说说就相信,吓成这样,也不想一下他会这样做吗?

  不过也就是她这样傻傻的小麻烦,才这么深入他的心。

  到了白墨所说的那个地方,把车子停好以后,萧穆春并没有立刻下车,偏头问她,“留在车上等我?”

  因为他不知道白墨在里边是什么情况,万一正在被揍,人多一乱他怕向柚柚受伤。

  有次在酒吧就是跟几个混混打起来,萧穆春赶到的时候双方正如火如荼,难分难解,他都差点被误伤。

  “应该没事吧?他说在朋友开的店里面。”向柚柚不确定的语气,她也不知道白墨说的是不是真话。

  萧穆春考虑了下还是把她带上了,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走我后边,别跟的太近。”

  万一有什么不对,方便撤退啊。

  向柚柚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又不是上战场。”

  “差不多。”

  别人不知道,萧穆春当然知道了。

  每次白墨找他都没什么好事,特别是跟家里闹翻了以后找的,都跟上战场差不多。

  有时候他气急了也想着白衍浩能好好管住白墨,不然都成了闯祸精了。

  还这么叛逆,家里一管,人直接又跑了。

  想到白衍浩此刻气的吹胡子瞪眼又无计可施的情形,他又有一点平衡。

  不禁回头望望向柚柚的肚子。

  这也不知道是两个小公主还是两个小王子。

  其实男女都好,但愿别太淘气,如果是两个淘气包,可有的受了。

  他可不想步入姨夫的后尘。

  进去店里,静悄悄,冷清清的,别说服务员什么的,就连收银台后面都是空无一人,根本不像是正常营业的地方,倒像个已经倒闭关张的店。

  灯也昏暗,让人莫名的紧张。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白墨,你在吗?”向柚柚躲在萧穆春后面大声喊了一声,然后又小声对他说,“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出去给他打电话再问问。”

  店里怎么连个人都没有,别是被绑票了什么的藏在这里,骗他们过来吧。

  本来是挺紧张的气氛,萧穆春却很不严肃的笑了,“胆子这么小,还非要跟进来。”

  “谁胆子小啊。”向柚柚不服气,从他身后钻出来,“白墨,你在不在,再不出来我们要走了啊。”

  等了会儿也没人应,向柚柚皱眉,“可能说错地址了吧。”

  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看了眼手机又放下了。

  白墨给她打电话用的是座机号,根本不是手机,上哪儿找人去,居然忘了这茬,不知道脑子干嘛去了。

  萧穆春看了她一眼,默默摇了摇头。

  如果能打通白墨的手机,他早就打电话过去了,不仅是小麻烦,还是个小迷糊啊。

  “没人,可能真是地址说错了吧,我们走吧。”萧穆春大声说着,然后拉着向柚柚转身往外走。

  “别走啊你们,我在呢,在呢,这不是来了吗,”脚步声和说话声同时响起。

  萧穆春停住步子,微微勾唇。

  回头看到白墨站在面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嘴巴倒是甜,“四哥,四嫂,你们这么快就来啦。”

  “你还舍得出来啊。”萧穆春愠怒,“好玩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做游戏,真不想管他。

  向柚柚也特别无语,“你在里面啊,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应啊,害我还以为我记错地址了呢。”

  白墨伸头往门外看了又看,不放心的跟他们求证道,“你们真没告诉我爸妈我跟你们联系了吧?”

  他刚才没直接出来就是担心他们俩会把白衍浩和穆果带来。

欢迎大家访问:奇热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29book.com/book/6270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