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是威廉开的,沙碧娜和蒂娜吵得很大声,几乎把这层楼的三对半都给惊扰到了,也不知道是谁报了警,结果前一刻还撕得几乎要你死我活的房间被闻声而至的敬茶蜀黍们打开房门,却发现地上只有两套摆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甚至连沙碧娜的超大号和蒂娜的超厚硅胶罩罩以及两个尺码不同的性感小内内都在,但是两个女人却踪影皆无。

  难道……

  世界上真的有尿遁这种功夫?

  不然的话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这两个大活人去了哪里?

  只是鉴于两个女人只是发生了口角,房间里不但没有东西损坏,也没有丢失任何物品还多出了一些东西来,并且即没有发生什么流血凶杀事件,房费也是只多不少,叔叔们因为近期频繁的打架斗殴小型暴乱而疲于奔命,几乎个个都是处于长时间加班的疲劳状态,自然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搜寻了一圈顺便带走一对只顾看热闹却忘记自己身份的野鸳鸯回了警局。

  而一直潜藏在附近的阿梨看得却是暗暗心惊。

  她始终全神贯注锁死了这一片区域,以阿梨如今也是堪堪踏入六星修行者的修为,居然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怎么离开的,反向推理一下既然不知道怎么离开,也就意味着不知道人家怎么进来,这样的敌人岂不是太可怕了?

  尤其是林夕还说,那个叫蒂娜的女人可以把她给魅惑到断片状态,要知道,林夕同志扮演的威廉虽然看着人高马大,但是这个人高马大的糙汉子身体里住着的却是一个少女……呃,老少女啊!

  尤其是,林夕曾经跟她私下里说过,她的精神力被那个琴爷给弄得异常强大,虽然数据上体现不出来。

  那么能谈笑间就把林夕心神给控制到跟随着她去到旅馆开房去,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神识或者是精神操控力?

  阿梨把这些情况跟团队详实汇报过后提醒大家说:“我觉得这种生物应该不仅仅只有这两个,否则的话夕夕不是太倒霉了?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不要把精力全都用在找云狐狸的麻烦上面去而忽略了更加诡异的敌人。”

  小林发了条消息:“你们只要把那两个女人的路数查清楚就好,云狐狸是属于本喵的。”

  “想不到,万年铁树开了烂桃花,一开就是两朵,终于有人为了抢咱们家林夕而大打出手了。”乜邪发的消息后面还附带一个十分欠揍的贱兮兮的笑脸。

  林夕也回敬给他一条:“上联:天做被子地做床;下联:乜总天天入洞房。横批:****!乜总也要小心啊,听说前几天莫名奇妙被挂掉的,个个都是牡丹花下死哦!”

  正蹲在一棵木槿树下无聊晒着太阳的乜邪一下就蹿了起来,口中“呸呸”的嘟囔着童言无忌,一边悻悻径直往自己那张用来睡觉的躺椅上走去。

  林夕还是一如既往的乌鸦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乜邪磨磨蹭蹭去教堂那边领了一个黑面包,自己又花钱买了两片火腿一袋牛奶,话说他为毛就被弄成了流浪汉呢?

  因为知道来的是拓荒星,指不定要面对什么样的境况,向来都是信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乜邪早早在自己空间里丢了很多好吃的进去,这次任务相对宽松,即没有限制技能和物品,也没有限制空间装备。

  但是,乜邪流出宽面条泪,他的身份限制一切!

  王洁队长一句“不许崩人设”坑到他每天望食兴叹,尤其是临出发之前林夕还搞了一顿海鲜大餐,想想鲜到爆浆的顶级鱼子酱,清香美味又紧实饱满的竹米子……

  夭寿啊!

  “嗨,帅男,黑面包很难吃吧?”一个略带暗哑的声音招呼着他。

  乜邪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五几看着很像亚洲人种的女人正对他说话,这女人虽然长着一张亚洲脸,但是跟种花家不同的是眼尾上挑,眼窝比较深邃,眉和眼之间距离比较近,看起来有点趋近于彩虹国人的那种感觉,清纯中带着一丝冶荡。

  乜邪微笑:“是啊,很难吃,你有更美味的东西给我吃吗?”

  他的眼神放肆的定在女人不算太高的领口。

  女人下巴对着某个方向一摆:“跟我来吧。”

  林夕再次被堵在路口,明明转个弯就可以到家了,可是前面是一辆双层巴士跟一辆私家车发生了剐蹭,双方司机都在讥讽对方是蠢货,用词越来越犀利。

  眼看双方是越吵越厉害,大有发展成流血事件的趋势。

  林夕开了车窗,不动声色的将那些附近游离的丝丝暴躁灵气吸纳过来,然后默念着【灵台净咒】,后面很多人都在狂按喇叭,还有人已经等得不耐烦,打开车门大声咒骂着两个挡路的司机,而远处传来警车熟悉的警笛声令人听起来更加烦躁。

  在很多司机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比自己开的快的傻逼,一种是比自己开的慢的菜逼。

  等到拖车将两辆肇事车一起双双拖走,拥堵的马路终于又恢复了原来的畅通时时间已经又过了半个多小时。

  林夕的电话铃声响起,是沙碧娜打过来的,问林夕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还没有回家。

  自从上次沙碧娜莫名其妙的捉奸以后,只要林夕下班回家晚了,沙碧娜就会打电话过来询问。

  林夕总觉得她打电话的目的绝对不是因为女人吃醋或者是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她喜欢的男人进而关注自己,她只是想知道这个叫威廉的男人有没有活着。

  果然,林夕刚把自己这边的情况说了,那边立刻就挂断了电话,绝不拖泥带水。

  林夕假装无奈由得她折腾,扮演着一个平庸而有些窝囊的中年男人,但实际上却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沙碧娜的一举一动。

  她发现,沙碧娜真的是一个超级不喜欢洗澡的女人,因为这个,林夕再次拒绝了沙碧娜对自己去卧室睡觉的邀请,这让两个人的关系又恢复到前几天的冷战状态,但是只要林夕回家晚了,沙碧娜的电话就会打过来。

  林夕把车子停在租来的停车位上,锁好车子正要准备下车的时候,她收到了一条乜邪的消息:“林夕你真是乌鸦嘴啊,哥这次被你尿中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奇热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29book.com/book/61407/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