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南,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们村的陆春生跟你是同学,我还去你们班看过你。”

  甄云凤也不在意楚天南的冷脸,急急忙忙的提上鞋跟,就跟了上去。

  “听说你后来去当兵了,又分配在城里了。

  我还去你们家找过你呢。”

  楚天南长得好,那是毋庸置疑的。

  特别符合这个年代的审美。

  高鼻梁、大眼睛,双眼爆皮儿。

  五官棱角分明的,简直就是完美男人的标配。

  不然当年林晓花怎么会一头撞进去,哪怕重新开始都要追逐着楚天南。

  人家都说,爱情这东西,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别的到底是不是不知道,但是男女第一印象里,外貌还是很重要的。

  楚天南就是他们那个年龄段的人的童话。

  何况这个人如今还成功走出了农村,成为了混得好的那一类人。

  就更让人羡慕了。

  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跟这个人有交集。

  哪怕知道林晓花嫁的男人叫做楚天南,甄云凤都以为只是重名而已。

  结果刚刚看到楚天南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当年那点儿小小的悸动,竟然到了今天都不曾忘怀。

  楚天南不可能真的不记得甄云凤。

  毕竟,长得这么骨骼清奇的姑娘也是不多见。

  何况。

  在他为数不多的同学里面,这个姑娘当年有意还是无意出现在他身边的次数并不少。

  只是,不说他今天都结婚有孩子了,就算是单身,也注定不会回应甄云凤。

  于是乎,楚天南就问。

  “表姐,你是有啥事儿吗?”

  他声音虽然不高,却也没有压低。

  不远处的楚一他们听见了,楚二就跑了过来。

  “爸,你有啥事儿?”

  小姑娘警惕的看了甄云凤一眼,眼珠乱转。

  舅舅说过的。

  别看她爸爸长得不咋地,但是还有一些瞎了眼睛的女人喜欢凑上来。

  虽然不大认可尊上舅舅的话,但是小姑娘对于这种觊觎他们家颜值的人还是很在意的。

  于是乎,楚家大闺女开始呼唤同伴。

  “大哥、楚三,你们都过来!”

  楚家三兄妹站成一排,都一起盯着甄云凤。

  在这种抵御外敌的事情上,楚家三兄妹的思想很统一。

  甄云凤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楚家这几个孩子的目光不善。

  楚四叫了一声“哥哥啊”,也学着哥哥们的样子盯着甄云凤。

  楚天南:“……”

  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没……没事儿。”

  甄云凤心里莫名烦躁,就踢了一下,扬起不少雪花。

  楚二“啊”的一声捂住眼睛。

  楚天南吓了一跳。

  “闺女你咋了?”

  把胖小四儿放到楚一身边,担忧的扒开闺女的手。

  “眼睛咋了?”

  老父亲的心思啊,惹不起啊惹不起。

  楚二委屈道:“踢我眼睛里了,眼睛疼!”

  她也不撒手,就一个劲儿的捂住脸。

  楚天南看不到,吓了一跳。

  “快别揉,给爸看看给爸看看,闺女你撒手……”

  楚天南急得不行,楚二张着小嘴嗷嗷叫。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我眼睛疼,呜呜,大姨坏,踢我眼睛……”

  “让你欺负我姐,你这个坏女人!”

  楚三嗷的一嗓子,小炮弹似的冲出去,直接去撞甄云凤。

  甄云凤也很无辜啊。

  她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随便踢了一下,咋就……这楚天南家的闺女咋这么娇气呢?

  “哎呀你这孩子咋这么娇气呢?”

  心里想了,也就说出来了。

  甄云凤从来都不是个会唠嗑的人,只看她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了,然后一直在家里啃老就知道。

  这姑娘根本不是个好性情的。

  “我就是踢了一下雪,咋就踢了你眼睛呢?”

  嘴上嚷嚷着,甄云凤也是心虚,一把推开楚三,就是拽楚二的胳膊。

  “给我瞅瞅,你这邪乎的,不知道以为把你咋地啦?”

  “疼!”

  楚二尖叫一声,就往楚天南怀里扎。

  “你松手!”

  楚天南想都没想就打掉了甄云凤的手。

  抱起楚二就往屋里走。

  “楚一、楚三你们带着弟弟进屋。”

  于是乎,楚家父子五个都进屋了,独留一个甄云凤在院子里尴尬。

  正好王宝珍从屋里出来,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热闹,反正一边嗑瓜子一边冲着她乐。

  甄云凤向来不喜欢这个舅妈,就没好气道:“你笑个屁啊!”

  王宝珍从来都不是好性情的人。

  对待二房一家如今态度好,那是因为自家都仰仗着林晓花过日子,且日子过的红火。

  可是甄云凤算老几,一个晚辈也敢冲她嚷嚷?

  “我笑啊,有些人啊,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的德性。”

  王宝珍又不是瞎子,甄云凤缠着楚天南,都要贴到人家身上去了。

  别说楚天南看不上甄云凤,就算是她甄云凤是个天仙,她也得给林二花看好了楚天南。

  不为了别的,还得替儿子打算呢。

  心思一下子被人这么戳穿了,甄云凤三十好几的人了,能不急吗。

  “你说谁呢?”

  “我说谁,谁心里有数。”

  王宝珍可不是个好说话的,当即俩人在院子里就吵起来了。

  房间里,林晓花一看楚天南抱着哭咧咧的闺女回来了,就吓得够呛。

  她家闺女特别刚。

  有时候老大、老三哭了,她闺女都能忍。

  结果哭的这么大声儿,她还以为出了啥大事儿。

  “快看看她眼睛,闺女不撒手。”

  这么一会儿,楚天南急的汗都下来了。

  楚二还在那吭吭唧唧的,林晓花可不惯着她毛病,直接强行把她的小手拽下来。

  眼睛着实是通红一片。

  “先别哭,说话。

  眼睛怎么个疼法?”

  林晓花对待孩子的态度有点儿凶残。

  没办法。

  楚天南太惯着这个闺女,平时对儿子的严厉,面对他闺女的眼泪根本就招架不住。

  林晓花只好自己做严母。

  楚二吭吭唧唧的。

  “就是疼,眼睛难受。”

  一看妈妈凶巴巴的,楚二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完了完了,她妈妈不会揍她吧?

  楚天南一看闺女哭了,真是什么智商都下线了。

  “不行,去医院。”

  抱起闺女就往外走。

  林晓花暗自叹了口气。

  好吧,她家男人其实还是挺有担当的。

  于是乎,跟大姑道了别,林晓花领着自家的其他三小只就跟紧楚天南。

  结果刚出门,就看到院子里打到一起的俩人。

  林晓花:“……”

  大过年的,这是表演相扑吗?

  :。:

欢迎大家访问:奇热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29book.com/book/61370/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