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夏丽丽喝醉了?竟然用醉酒的方式直播?我的妈啊,夏晴是真的佩服对方。

  “不知道等她酒醒后,会不会后悔的肠子都清了。”

  “还有可能会把这个责任推到我头上。”

  夏晴都能预料到夏丽丽醒来后,如果夏展涛再次责罚,一定会用这个借口。

  “不过比起大伯的怒气,我想她应该先想想她金主的反应。”裴梓琪知道夏丽丽的私生活不会好到哪里,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那么糟糕。

  夏晴那个乐呵,“竟然爆出金主那么多内容。”

  夏晴无语,“比起泄露金主的一些工作上的事,都比说这个好。”

  “不知道那些金主是否收到消息。”夏晴很是好奇。

  “肯定收到。”裴梓琪很是肯定。“我都收到朋友发来的链接。”

  “你说那些人的朋友更多,虽然又不少人看笑话,看热闹,但是总归会有几个好朋友。”

  “他们会通知。”

  “也许现在就会有金主会赶去阻拦。”

  赶去阻拦啊,夏晴懂了,不过她不明白的是,“为何不让平台直接不让夏丽丽直播。”

  这不是最快最方便的方法吗?干嘛非要用这么笨的方式?“那也要能够让平台关闭。”

  “夏丽丽的金主,不是啥大人物,就是有点钱。”

  “他们想找关系让平台关掉直播,不知道要找多少人,当然是直接找夏丽丽比较快。”

  “而且现在网上热度那么高,不知道多少人去看。”就冲着这个热度,裴梓琪就觉得平台应该不会放任这么好的机会。

  “如果里面有大人物,不要人出面,他们会自动把直播关了。”

  “要不,前面有个休息区。”看媳妇的样子,应该是想看,还是找个地方停好车子慢慢看,不然真是捏把汗。

  裴梓琪哪怕也算是个老司机,可是他每次开车都会很注意,能不分心就不分心。

  夏晴当然没有意见,刚才开了那么一段路,可是让她开的都冒汗,实在是夏丽丽爆出来的消息不是一般的多。

  虽然不要盯着手机屏幕看,但是总归要分心听夏丽丽说的啥。

  “她真的是喝了不少,说的话都已经是含含糊糊。”夏晴发现想听的懂夏丽丽说的内容,不是一般的累。

  “不知道等夏丽丽酒醒了,会如何为这事开脱?”

  “喝多了,说的话不能算数?”夏晴都已经开始考虑夏丽丽的后续行为。

  “不,也许很有可能会跑路。”夏晴觉得这才是最大的可能性。

  “不跑等着给人对付。”裴梓琪都能猜到夏丽丽那些金主的心思,“那些人都已经是彻底恨上夏丽丽。”

  虽然那些人不是好货色,在某些小圈子里应该是各种放得开,但不表示他们愿意在全国人民面前放的开。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可是做生意的人,万一给生意伙伴发现,都纷纷不和他们做生意咋办。

  夏晴很快就想通这点,其实最为重要的是,“前两天夏丽丽才刚上过热搜啊。”

  “虽然大家现在都不知道说的是谁,但是大家会猜。”夏晴可不敢小看现在的键盘侠。

  “那些所谓的正义人士就应该出马了。”夏晴捂嘴直乐。

  “这算不算我洗白的方式。”夏晴突然冒出一句。

  之前还担心所谓的正义人士跳出来说,夏晴有钱就各种不认没钱亲戚之类的话,但是现在夏丽丽爆出这些丑闻,还会再盯着她不放吗?

  裴梓琪在考虑一些事,听到夏晴这么一说,“其实你压根就不要担心,我会让人监控好舆论动向。”

  “如果有人带节奏,那就对不起。”裴梓琪可不会放任那些人。

  裴梓琪还真不担心那些所谓的键盘侠,那些人真的那么热心吗?

  也许会热心一阵,可是不能指望他们会一直热心下去,除非就是后面有人给钱,让他们不停的带节奏。

  裴梓琪防备的就是那些人,这些人才是最需要防备的人,其余人,那都是浮云。

  夏晴没有注意到裴梓琪沉思的表情,她就是盯着夏丽丽看,既然裴梓琪说应该会有人出动,不让夏丽丽直播,那些人应该会行动起来,不能让夏丽丽继续说下去。

  夏晴就想知道到底是谁出手,可是等到夏丽丽说的话,都已经听不清,头彻底趴在桌子上,都没有看到人出现。

  没有一会功夫,出来一个提示主播下播了,“这是?”

  “应该是手机没有电了。”裴梓琪没有想到没有看到那些人出动,直播间就自动关了。

  裴梓琪估摸着应该是手机没有电,自动下播。

  “唉,没有了。”夏晴无奈的只能发动车子走人。

  “呀,忘记了,这事我们应该通知大伯。”夏晴开了一会车,突然想起这件事。

  通知夏展涛?裴梓琪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我们通知了,你觉得他会怎么办。”

  夏展涛会如何?呃,这个都不需要考虑,“应该会气的半死,然后怪我为何没有去接夏丽丽。”

  “他一定会说,如果我去接了夏丽丽,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算了,我们不说,总归会有人说。”夏晴想起倪妮,之前不是她把夏丽丽的丑事视频放到家族聊天群里。

  就是不知道这次夏丽丽的直播间,是否有人通知倪妮。

  夏晴突然疑惑起来,当初老太太说她已经和裴梓琪离婚的事,真的是夏丽丽说的吗?

  倪妮能盯着夏丽丽,指不定也会关心她的事,从网上知道她过的这么悲惨,会不会心里那个得瑟,然后和老太太讨论。

  还真的很有这个可能,还有倪妮提过,说自从老太太住进养老院后,夏丽丽就没有探望过老太太。

  既然没有探望过老太太,就不可能和老太太说这事。

  这么一排除,对她离婚事情,会各种开心的人,也能传播这个消息给陈招娣知道的,应该就是夏展涛夫妻。

  哼,还真的是闲的慌,夏晴冷哼了下。

  裴梓琪已经打开电脑,在车上处理事情,听到夏晴冷哼声后,呆了下,“怎么了,怎么了。”

  “我就是想起最最最讨厌的热,我的心情就变的超级不好。”夏晴气鼓鼓的把她分析的事说了边。

  这事裴梓琪之前就听夏晴提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下文,“对对,他们真的太可恶了。”

  “放心,我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欢迎大家访问:奇热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29book.com/book/61250/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