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侠没把话继续说下去,不过沈诗月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我对你有信心,全权交给你处理,你看着办吧。”

  “好。”任侠点了点头:“那么你就继续玩失踪。”

  “然后呢?”

  “然后听我的吩咐。”任侠没跟沈诗月说太多,就把电话挂断了。

  转过天来的上午,李继伟再次召集公司中层以上干部会议,这一次显然是有备而来,开会第一句话就对任侠发难:“你问过沈总的意见了吗,是不是同意减员增效?”

  李继伟以为沈诗月仍然被绑架,笃定了任侠不可能联系上沈诗月,当然他错了。

  “我问过沈总了。”任侠懒洋洋的道:“沈总不同意。”

  “你开什么玩笑?!”李继伟本能就不相信:“你怎么联系沈总的?”

  “直接打电话呀!”

  “我也给沈总打电话了,为什么打不通?”李继伟一个劲摇头:“可能沈总最近不想被公司的工作烦着!”

  “你打不通电话,不等于我打不通!”

  “开什么玩笑!”李继伟又是摇头:“论职级我可比你高半格,如果沈总连我的电话都不接,又怎么可能接你的电话!”

  “咱俩不一样……”任侠很认真的告诉李继伟:“自打我进公司以来,是独得总裁恩宠,这公司员工三千,就偏偏宠我一人。我劝总裁要雨露均沾,可总裁非是不听呢。”

  任侠这些话一说出口,会议室哄堂大笑。

  李继伟也笑了:“任总啊,我能明白你的心态,如果把我换到你的位子上,可定也有抵触情绪。毕竟,谁也不希望裁员先从本部门开始……”说到这里,李继伟非常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但是,这个决定不是随便做出的,我也是经过各方面综合考量,还希望任总你能以公司的大局为重。一直以来,任总你为公司做了很大贡献,希望你能继续发扬风格,为公司分忧解难,我相信沈总知道了也会非常高兴。”

  李继伟有自己的嫡系,马上就有人跟着说道:“沈总不在,李总全权代理工作,如果李总令不能行,只怕公司日常工作很难正常开展。”

  李继伟说话还是很有水平的,给任侠捅过来一把软刀子,先把任侠的地位拔高,再让任侠让步。

  至于李继伟嫡系的话,就有点像是硬刀子了,要求任侠承认李继伟的权威。

  一软一硬两把刀子通过来,一般人还真受不住,但任侠可不是一般人:“如果沈总反对呢?”

  李继伟反问:“你怎么知道沈总会反对?”

  “我当然知道。”任侠很认真的对李继伟提出:“不如,咱们两个打个赌,如果沈总支持减员增效,我所属部门全体裁撤。但如果沈总支持我维持现状……”

  李继伟追问:“怎么样?”

  任侠很认真的回答:“不如你脱光了衣服在会议室跑一圈?”

  任侠这句话说出口,会议室再次哄堂大笑。

  李继伟的脸色微微涨红:“任总啊,我们现在开会是讨论公司重大事务,你能不能正经点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呀。”任侠的态度确实非常认真:“我是真要跟李总你打这个赌。”

  李继伟叹了一口气:“荒唐!胡闹!”

  任侠挑衅的一笑:“李总你该不会是不敢吧?”

  “我有什么不敢的。”李继伟一个劲摇头:“我是公司第一副总裁,现在是在讨论重大事项,你想发疯千万别拉上我。”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敢赌……”任侠的笑容变得有些阴冷:“李总,是不是底气不足啊,知道沈总不会支持你。”

  李继伟含混其次的说了一句:“沈总会支持一切有利于公司的决定。”

  “但这个决定如果有私心呢?”任侠笑着摇了摇头:“表面上是减员增效,其实是为了安排自己的人!”

  “你这么说可有证据?”

  任侠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就是诽谤了。”李继伟语重心长的对任侠说道:“任总,我真的没时间跟你胡闹,还请你认真对待这一次减员增效。”

  “我需要得到沈总的同意!”

  “好吧……”李继伟看似妥协了,拿出手机开到免提,给沈诗月拨了过去,很快的,手机扬声器传来一个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李继伟挂断电话,手起手机:“看到了吗,不是我不征求沈总意见,而是真的联系不上,那么我就只能代替沈总履行职责了。”

  后勤部总经理王洪波不无忧虑的提出:“我觉得好像不太对劲,沈总平常对公司非常在意,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怎么会联系不上呢?!”

  闫春娜跟着点了点头:“沈总接连两三天失联,这在过去从没有过,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不会的。”李继伟微微一笑:“可能沈总确实是太累了,想要休息几天,几年来她全身心投入工作,几乎没有任何业余时间,我觉得休息一下挺好。”

  任侠提出:“既然联系不上沈总,你到底敢不敢打赌?”

  “我真的没时间跟你胡闹。”李继伟这人是条老狐狸,不管任侠把话说的多么难听,丝毫没有生气。事实上,他有可能非常恼火,但没有表现出来,这个人从来不会被别人轻易觉察到真实想法:“我看减员增效可以这么通过,等到沈总回来如果不同意,可以终止吗。”

  任侠摇了摇头:“人都已经被裁掉了,还怎么终止?”

  “可以再召回来吗。”李继伟淡淡然的回答:“总而言之我认为这项工作不能拖下去。”

  李继伟这一招很阴毒。

  表面上他许诺,如果沈诗月反对裁员,可以把裁掉的人再招回来,可实际上哪有这么简单。

  一个员工一旦被裁掉,在公司的资历和业绩就全部清零,就算回来也要从零开始,之前的辛苦工作全都白费。

  而且,按照李继伟的如意算盘,沈诗月什么时候能回来很难说。

  过上一段时间,沈诗月如果回来了,被裁掉的员工可能已经再就业,不可能回到振宇地产上班。

  更不用说沈诗月很可能回不来。

欢迎大家访问:奇热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29book.com/book/21072/1375/